干部教育好了,“可以迎接光明”

時間:2022/3/2 16:04:41   閱讀數:

來源:解放日報

80年前,中國共產黨在領導敵后抗戰的同時,開展了一場深入的馬克思主義思想教育運動,也是黨的歷史上第一次大規模整風運動。整風運動肇始于延安,又以延安最為典型,故通稱為“延安整風運動”。

整風緣起

1938年9月,黨的擴大的六屆六中全會批判并糾正了王明“左”傾教條主義錯誤和全國抗戰初期的右傾錯誤。但是,黨內在指導思想上仍存在一些分歧,迫切需要用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來研究和分析黨的歷史問題,總結和吸取經驗教訓。

鄧小平同志在回憶這段歷史時指出,遵義會議以后,黨內還不斷有斗爭。在抗日戰爭初期,還有第二次王明路線,王明由“左”傾機會主義變為右傾機會主義。全黨干部包括一些主要干部,對黨的歷史、兩條路線的斗爭,怎樣把黨建設成為一個正確的黨、聯系群眾的黨,用什么樣的思想作風來武裝黨等問題的認識,都還不很清楚。

同時,1942年初,全國黨員從抗戰初期的約4萬人猛增至80萬人,黨領導的軍隊(包括游擊隊)有57萬人,新黨員、新干部占90%。由于抗戰初期形勢緊張,對新黨員的馬克思主義教育還不夠,迫切需要開展一次思想教育運動。毛澤東同志就明確指出,“延安的干部教育好了,學習好了,現在可以對付黑暗,將來可以迎接光明”。

特別是,皖南事變的發生使人們對抗戰初期的右傾錯誤有了更為深切的認識。毛澤東同志在總結新四軍失敗教訓時一語中的:有些同志沒有把普遍真理的馬列主義與中國革命的具體實際聯系起來,沒有了解中國革命的實際。因此,為了實現黨內在思想上、政治上的統一和行動上的一致,迫切需要進行一次全黨的整風運動。

籌備發動

1942年3月,延安《解放日報》刊發了題為《改造我們的學習》的文章。該文其實是上一年5月毛澤東同志在延安干部會上所作的整風學習動員報告。

報告提出,“反科學的反馬克思列寧主義的主觀主義的方法,是共產黨的大敵,是工人階級的大敵,是人民的大敵,是民族的大敵,是黨性不純的一種表現”,并為教條主義者畫像:“墻上蘆葦,頭重腳輕根底淺;山間竹筍,嘴尖皮厚腹中空?!庇谜Z之辛辣、諷刺之深刻、情緒之激動,在與會干部中引起強烈的思想震動。

1941年7月1日和8月1日,黨中央又分別作出《關于增強黨性的決定》和《關于調查研究的決定》;9月10日至10月22日,中央政治局召開擴大會議,檢討黨的歷史上的主觀主義、教條主義等問題,初步統一了中央領導層的思想。

會議過程中,決定成立中央學習研究組,毛澤東同志任組長,王稼祥同志任副組長,組織在延安的高級干部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理論,研究黨的六大前后的歷史文件。中央書記處還編印了《馬恩列斯思想方法論》和《六大以來——黨內秘密文件》等學習用書。

但也要看到,主觀主義、教條主義在當時黨內還有一定影響。比如,王明在中國女子大學傳達《改造我們的學習》講話精神時就繼續鼓吹:“不要怕說教條,教條就教條,女子大學學生要學它幾百條,學會了,記住了,碰見實際問題自然會運動(用)?!?/span>

全黨整風

1942年2月1日,延安楊家嶺中央大禮堂座無虛席。在《整頓學風黨風文風》(后改稱《整頓黨的作風》)的報告中,毛澤東同志生動比喻:主觀主義、宗派主義、黨八股“不過是一股逆風,一股歪風,是從防空洞里跑出來的”,我們全黨都要來做這個塞洞工作。

一周后,毛澤東同志又作了《反對黨八股》的報告,指出“洋八股必須廢止,空洞抽象的調頭必須少唱,教條主義必須休息,而代之以新鮮活潑的、為中國老百姓所喜聞樂見的中國作風和中國氣派”。

《整頓學風黨風文風》和《反對黨八股》激起千重浪,全黨整風就此正式拉開帷幕。

延安整風運動以“懲前毖后”“治病救人”為方針,方法是認真閱讀整風文件,聯系個人的思想、工作、歷史以及自己所在地區、部門的工作進行檢查,提出努力的方向,特別強調自我批評,“以靈魂與人相見”,而不要像《西游記》中的鯉魚精,“吃了唐僧的經,打一下,吐一字”。

作為一場馬克思主義思想教育運動,延安整風將經典著作學習擺在重要位置,將《共產黨宣言》《社會主義從空想到科學的發展》《共產主義運動中的“左派”幼稚病》等列為學習材料。

為了給理論學習提供“彈藥”,黨中央還專門下發《中共中央關于一九四三年翻譯工作的決定》,指出“翻譯工作尤其是馬列主義古典著作的翻譯工作,是黨的重要任務之一”,要求“為提高高級干部理論學習,許多馬恩列斯的著作必須重新校閱”。

同時,強調不能“只會片面地引用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的個別詞句,不會運用他們的立場、觀點和方法”,要“以研究中國革命的實際問題為中心,以馬克思列寧主義基本原則為指導的方針,廢除靜止地孤立地研究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方法”。

1942年5月,黨中央在延安召開文藝座談會。毛澤東同志強調,為什么人的問題,是一個根本的問題,原則的問題,“我們的文學藝術都是為人民大眾的,首先是為工農兵的”。

以此為動力,廣大黨的文藝工作者進一步走向工農兵群眾,以實際行動和大量作品展示了整風成果。1944年7月,毛澤東同志為丁玲、歐陽山描寫邊區新人新事的作品發表專門寫信說:“快要天亮了,你們的文章引得我在洗澡后睡覺前一口氣讀完,我替中國人民慶祝,替你們兩位的新寫作作風慶祝!”

勝利結束

1943年下半年,延安整風運動進入總結黨的歷史經驗階段。黨的六屆七中全會之前,中央政治局召開擴大會議,在繼續深入討論蘇維埃運動后期錯誤路線的同時,著重討論了全國抗戰時期黨中央的路線。

1945年4月20日,在黨的七大開幕前三天,六屆七中全會最后一次會議討論通過了《關于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闡述了“左”傾錯誤在政治上、軍事上、組織上、思想上的表現及發展過程、主要內容、社會根源及給中國革命所造成的嚴重危害,高度評價了毛澤東同志運用馬克思列寧主義基本原理解決中國革命問題的杰出貢獻,肯定了確立毛澤東同志在全黨的領導地位的重大意義,增強了全黨在毛澤東思想基礎上的團結,為七大的勝利召開創造了充分的思想條件。

毛澤東同志在總結發言中指出,治病救人這個方針被證明是有效的,“治病是手段,救人是目的”,要把治病救人兩方面統一起來。至此,延安整風運動勝利結束。

(作者單位:中共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第七研究部)

返回